您的位置:养鱼记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,灾病防治_高产资讯网 > 政策标准 > 20个南美白对虾养殖户欠电费70万被告上法庭

20个南美白对虾养殖户欠电费70万被告上法庭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5:18编辑:政策标准浏览(194)

      
    电力故障补偿的旧账未了追欠电费的新账又来
     
    20养户欠电费70万被告上法庭 
     
    ■《中山虾农给市长写信状告电老大》后续报道
    □记者周见喜
    8月2号,中山市人民法院,一场供电公司追讨养殖户电费的官司在这里开庭。
    “要我们交电费可以,先赔偿我们的损失。”被告席上的养殖户陈连枝用手指着对方,情绪激动。此时,台下坐着的养殖户们也群情激奋,纷纷在本该肃静的法庭里抢着投诉。
    2009年7月8日晚,因为三相电突然变两相,导致中山港口镇中南村养殖户增氧机烧坏,虾缺氧致死。养殖户们认定供电公司存在过错,而供电公司方面坚称是自然因素所致。(详见《南方农村报》2010年3月23日11版)再加上之后赔偿标准不一导致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所以从去年7月开始,20位养殖户拒绝交电费,据供电公司提供的材料显示,至今欠费总额已经高达70万元。
    “欠的电费我们会给,但是必须先拿到赔偿。”养殖户代表黄心元说。
    嫌补偿标准低拒交电费
    “我们不是不交电费,问题是他们给的赔偿标准太低了。”黄心元告诉记者,自己养了60多亩虾,在那次停电事故中至少损失了1万多斤虾,“按照那时候的虾价,损失肯定超过10万元了。”黄心元回忆,事故的第二天,中山市港口镇供电公司、中南村村委会以及养殖户三方都确认了损失的数额,并且大家都签了字。但是之后的赔偿标准却让他们很失望,“说是来自外镇的养殖户赔12%,本地的赔15%,但我们知道有些养殖户却赔了100%。”于是这20位养殖户拒绝领取赔偿,并一直拖欠电费。
    中山市港口镇供电公司的马经理认为,这次完全是自然因素造成的用电事故,供电公司并不存在任何过错,“那段时间雷雨天气较多,不排除电线被雷击的可能。再加上养殖户突然集中用电,就很可能导致线路故障。”马经理觉得养殖户长期不交电费的理由根本不成立。
    据供电公司向法院提供的材料显示,从2009年7月至2010年6月,这20位养殖户总共欠电费70多万元,其中欠费最多的黄心元共欠电费64251.82元,最少的也有上万元。供电公司要求养殖户支付从2009年8月起拖欠的电费,并且支付相应的违约金。
    本来是要求提高赔偿的受害者,如今反而变成了被告,黄心元觉得很难接受。他认为,供电公司有错在先,在没有拿到赔偿之前,可以不交电费。在他看来,供电公司答应赔他们每台增氧机80元,以及多次催缴电费之后还依然给他们供电,就等于是在承认自己存在过错。
    当事双方同意庭外调解
    “养殖户所说的赔偿和供电公司没有任何关系。”马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强调,“据我所知,那些是政府方面提供的救灾应急款。”另外,针对养殖户所提出的“为什么一年没有交电费,供电公司还给我们供电”一说,马经理解释,这是考虑到养殖户的生产需要,没有轻易采取停电这一极端做法。
    另外,在谈到养殖户赔偿标准的问题时,马经理表示无能为力。“这个是政府制定的,我们管不了。我们能做的只局限在电费方面。”同时,他也认为,当初在上报损失的时候,不排除养殖户虚报的可能。“我们把养殖户上报的数据汇报给政府,觉得存在虚报的可能。再说虾在水里,真实损失数字很难核实。”关于所欠电费,马经理提出,养殖户必须结清,但是考虑到情况的特殊性,违约金可以适当减免。
    当记者将马经理的意思转达给黄心元时,黄心元依然坚持必须先赔偿,后付电费。“违约金才1000多元,跟我死的1万多斤虾比起来,少得很。只要赔偿我损失,违约金我都愿意出。”他觉得,他非但没有虚报,反而是少报了。“我还没有算后面死虾的数量,要是加起来,肯定不止这个数。”黄心元告诉记者,因为停电事故,再加上后面的寒流,去年他已经损失了20多万。因为缺钱,今年他的养殖面积已经从去年的66亩减到了现在的19亩。“如果这次不赔我钱,而且要我交那么多电费的话,我就不在这里养了,反正钱我也出不起。”他说。
    虽然经过法庭审理之后,双方同意庭外调解,但是就如今双方的态度来看,想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估计不是那么容易。
     

    本文由养鱼记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,灾病防治_高产资讯网发布于政策标准,转载请注明出处:20个南美白对虾养殖户欠电费70万被告上法庭

    关键词: 政策标准